lulalei噜啦啦

第十三年稻米节,赶上2018年的七夕,铁三角永不散场。
有生之年去一次长白山,看一眼风雪十年。

又是一年817快到了,小哥,吴邪,胖子,花爷,黑瞎子好像都停留在2005年,时光荏苒,十年之约已过又三年,他们没老,我们没散

今年的粽子也很好吃,这次不是买的,是自己蒸的

漫威蜘蛛侠开车拥抱梗
沈教授帮媳妇儿开车门
被误会成要拥抱
灵魂画手

2017.5.30,粽子

     [瓶邪雨村] 看花灯
刚刚过完新年,元宵节到了,吴邪想拉上张起灵一起去看花灯。
       他们现在就算是彻底退隐了,基本上不再下斗,吴家的产业也都基本上交给了黎簇,吴邪就想把张起灵的日子往正常人的生活中带。
       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让张起灵摆脱所谓的狗屁使命,解放这个自我牺牲意识爆棚的人。
       雨村的交通不方便,要看花灯最近都得开车去县城。吃完午饭,吴邪发现张起灵正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,他一般是不会去打扰张起灵的睡眠的。毕竟以前的那些生活从来都不允许张起灵拥有长时间安心的睡眠。
       可是今天他铁了心要去看花灯,吴邪估计这个活了百八十岁的“小哥”一定没悠闲的看过花灯,更不用说和男朋友一起去了,他喜滋滋的想。
       吴邪想把张起灵没经历过的都补起来,他走近张起灵,“小哥,我们看花灯去吧,开车去。”
       张起灵睁开眼,淡然的眼睛扫了一眼吴邪,伸手一把将吴邪拉进怀里,让吴邪坐在他腿上,他把下巴搁在吴邪的肩膀上,“今天去了没法当天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 吴邪对张起灵这个动作有些不满,这个仙男竟然又在撒娇?自从他们确定了关系以后,吴邪就发现他的面部表情其实十分丰富,虽然在别人眼里还是面无表情,他却能从中看出张起灵千姿百态的情绪。
        他这分明是懒的起来,想睡觉。“没法回来就不回来,找个酒店住一晚就行了,走吧,我还没和我媳妇儿一起看过花灯呢。”吴邪把张起灵的脑袋抬起来,笑咪咪地看着张起灵。
       张起灵的眼睛咪了起来,手也不安分的在吴邪的屁股上抓了一下,“媳妇儿?”
       吴邪仿佛听到了自己菊花哀嚎的声音,唾弃自己嘴巴不老实,竟然敢调戏着个老流氓,赶紧转移话题,“走吧,开车得开好久,晚了酒店没房间了。”说完马上从张起灵腿上跳下来,“我换衣服去了,你快点啊!”
       等他们到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左右了,街上人还挺多,吴邪没想到这么个小城也有客满这个问题,就没提前定房间,现在根本找不着住的地儿。
       张起灵抬手捏了捏吴邪的肩膀,就像在十几年前的新月饭店一样,吴邪的脾气早已经没有当年那么好了,这么一捏竟然平静了下来,“小哥,我们再找找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们最后找到了一家看起来非常“黑”的小旅馆,房间很小,里面除了简陋的卫生间,只有一张床,这张床占了整个房间的百分之八十,走动都很困难,不过床倒是双人床,挺大的。
       真正看上花灯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,这是一座山城,顺水而建。河两岸的护栏上挂着各色的花灯,整齐的顺着河流延伸。水面上还有挂着花灯的小船。
       他们转悠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人少的地方,视野也不错,河道两边的柳树上也是五颜六色的花灯,朦胧的视觉效果让吴邪产生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,现在的生活让他觉得圆满。
       他抬手摸了摸张起灵的脸,树上粉色的花灯散发着柔和的光,照得张起灵白皙的脸也粉粉嫩嫩的,黑色刘海下的黑色眼睛里也有淡粉的光,还映着吴邪的脸,竟然显出几分可爱来:“小哥,怎么样,花灯好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吴邪的脸背着光,看不分明,眼睛里却透着说不出来的味道,带着点棕色的头发在背光的环境里显出朦胧的美感。张起灵微微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 然后,张起灵在吴邪正要得意忘形之前,吻了上去,吴邪刚刚感受到张起灵的舌尖,正要沉溺,就听见旁边一声“咔嚓”。
      他一下和张起灵分开,有点尴尬的转头,才发现是一对小情侣,那个女生正准备再拍,发现主人公已经发现了,自己竟然忘了关手机的声音,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“你们真般配。这张照片留给我吧。”然后仓皇地拖着男朋友溜了。
       吴邪揉了揉鼻子,转头看着张起灵,“小哥,你还没回答我呢,花灯好看吗?”
       张起灵还沉浸在被打断的愤怒里,皱着眉,摇了摇头,“太亮。”
        吴邪一下笑了出来,这个闷油瓶子,“别皱眉头了,我补给你。”说完扯着张起灵的领子凑了上去……